e77乐彩注册登录|下载qq彩票

中医治病思维方法漫谈

中健网 >> 公益行 >> 我与中医药征文 >> 专业投稿 2014年09月02日 中健网·我与中医药主题征文 李源
“真正中医”治疗疾病一般不会象现代医学那样详细分科,现代医学分科诊断的病名以及现代仪器检查的结果仅仅是个参考,对指导使用中药意义不大。“真正中医”更关注的是患者的舌苔、脉象、寒热、汗出、头身感觉、饮食、二便、口感等等情况。

  “真正中医”治疗疾病一般不会象现代医学那样详细分科,现代医学分科诊断的病名以及现代仪器检查的结果仅仅是个参考,对指导使用中药意义不大。“真正中医”更关注的是患者的舌苔、脉象、寒热、汗出、头身感觉、饮食、二便、口感等等情况。可以断言:到目前为止,人类自己制造的即使是所谓最先进的设备、仪器也没有人类自己的大脑进化的精密、准确,而“真正中医”所关注的这些(即患者的舌苔、脉象、寒热、汗出、头身感觉、饮食、二便、口感等等情况)正是患者的“大脑”对自身不适的最真实、最准确反映。而患者的这种不适反应也最能真实的、客观的反映其疾病的本质,在很多时候患者这种痛苦不?#22987;?#20351;是最先进的仪器也是检查不出来的。因此“真正中医”认为也只有查明这些情况,才能运用自己的“大脑”,根据传统经典中医(《黄帝内经》《伤寒论》等传承下来的固有中医理论)的那种思维、那种方法去辩病因、辩病、辩病位,定病机。然后据此而立法、处方、用药施治。所以说中医真正诊治病的原理就是人类进化的最高成果——即患者的“大脑”和医者“大脑”信息互动的结果,是最客观、最真实、最准确的本质反映,是任何所谓的先进仪器无法比拟的,所以?#31561;?#20309;现代先进仪器检查结果对于“真正的中医”来说也仅仅是个参考,对指导使用中药意义不大,不作为依据。

  都说辩析证候,审机定治是中医诊治疾病的精华,?#19978;?#29616;在很多中医院校毕业之中医只知西医诊断、辩证?#20013;停?#28982;后结合现代药理对中药的成分?#27835;觶?#36816;用西医思?#20998;?#23548;对症对号入座使用中药。或者拘泥于“现代中医”的一些“?#20260;?rdquo;,如:阑尾炎就用“大黄牡丹汤”,胆结石就用“利胆排石汤”,鼻炎就用“苍耳子散”等等。而常常忘记了医圣仲景所告诫的“观其脉证,知犯?#25991;媯?#38543;证治之。”之训,而使临床治疗乏效。下述病例的诊治过程既是。

  例一:某女,32岁,本县某中学教师,2003年5月4日由丈夫(县医院护士)陪同就诊。

  诉:近两个月来脐周及右下腹隐痛、?#26412;紜?#26366;在县医院数次作B超示子宫、附件无异常,月经正常,大便微稀溏,血?#27835;觶?#30333;4000,红350。县医院医生诊断为:阑尾炎。药用:头孢类药静点20余日,效不显,其丈夫又找本医院某中医诊治(中医院校本科毕业,实在西医内科工作)处方:大黄牡丹汤加减又10余剂亦不见好转,反增食欲不振、乏力等症。又有医生建议做?#36136;?/a>,患者惧。经人介绍诊于余处。

  刻诊:右下腹冷痛、乏力、倦怠、食欲不振、怕冷畏寒、咽部?#21152;?#30192;,舌苔白腻滑厚,脉沉弱。据此余辩证为:脾虚湿困。治疗方案如下:

  嘱:立即停服苦寒类中药及抗生素,另嘱患者不要?#36136;酰质?#21518;刀口很难愈合。遂处下方:

  党参15克、白术10克、茯苓10克、藿香10克、黄连2克、甘草6克、砂仁6克、陈皮6克、黄芪15克。刚处方完毕,因其丈夫在县医院做护士工作,素知医。怀疑所处方药不能治阑尾炎。说:怎么不用清热解毒之方药?我也没有给他做过多解?#20572;?#32780;是让其只取两剂药试服,以观效果如何?到时候用疗效使其信服中医药的辩证思维。

  5月6日来诊诉:服药两?#30103;?#30151;大减,自己已能起自行车来诊。刻下所苦:口微干苦,?#20063;?#33136;部微酸痛,白腻舌苔已薄根?#21487;院瘢?#33033;沉。前方已对证,患者亦不在怀疑。综效不更方,再进5剂。

  5月10日三诊。服完5剂药自觉神清气爽,食欲很好,腹部已不再隐痛。只是偶腹?#20572;?#33292;苔薄白腻,脉沉。处方如下:

  党参15克、白术10克、茯苓10克、陈皮6克、半夏10克、藿香10克、砂仁10克、白扁豆15克、木香6克。5剂,水煎分早晚二次?#36335;?#20197;善后。服后遂愈。随访?#20004;?年余未复发。

  例二:某女,56岁,河北省宁晋县城关镇人,曾在本县某工厂职工医院药房工作(现已退休),2004年10月18诊。

  患者自诉:2年前在家照?#27492;?#23376;,因不慎小孙子从高处摔下致伤,本人也因此受惊吓而致失眠、心悸。开始时自购安定片服用?#34892;В?#32422;2~3个月后,服用安定片无效,且整夜不能入睡、烦躁,偶尔能小睡片刻,也是多、易醒,醒后则心悸不?#30149;?#27985;身不适。白天则昏昏沉沉、胁肋胀满、饮食无味、不能做事。先后经本地及省市多名中西医诊治一年多,效果不理想,甚是苦恼。2 p! H- S4 y% Z. |" N

  经人介绍治于余处,刻下:失眠如上述,脉濡缓而滑,舌苔黄燥。晨醒后口干黏,咳吐清稀痰涎。四肢沉重、乏力,头脑昏沉,?#37027;?#37057;闷,肩?#38472;?#26408;不适,大便黏滞不爽,据?#29616;?#36776;为:湿热化燥,微显伤阴、肝郁。治宜:清湿热、润燥祛?#24608;?#30095;解肝郁。处方如下:

  杏仁15g,白豆蔻6g,薏苡仁20g,清半夏15g,黄芩10g,黄连3g,麦冬15g,芦根20g,白芍20g,茯苓15g,远志10g,生麦芽20g,枳壳15g。2剂,水煎,分早晚2次?#36335;?#27599;日一剂。

  10月20日二诊,服药2剂,诸症均减。舌苔已润仍有黄意,脉濡滑,清稀痰涎已变黏稠,大便已爽仍微黏,昨晚已能安睡一会儿,上午仍?#34892;?#24760;、烦躁不适,但时间?#35759;獺?#32508;效不更方,原方7剂,服法如前。并嘱停服其他安定类西药

  10月28日三诊,又服7剂,晚上已能安睡,晨醒后自觉舒爽,咳吐痰涎亦消失。白天烦躁、昏沉等症状亦解除,但口中干黏仍不解。舌苔厚浊腻,脉细濡。证属湿热郁阻、伤阴。治宜:清热化湿、滋阴。前方减茯苓、枳壳、远志。加知母15g,藿香10g。7剂,水煎,分早晚2次?#36335;?#27599;日一剂。服后遂愈,患者因惧怕复发又要求服药7剂以巩固疗效。其后一年多来多次随访未见复发。

  例一之患者在县医院诊断为阑尾炎,西医已用抗生素治疗20余日乏效。此时患者当已现脾虚之证候。找中医治疗时本应详细?#27835;觶?#35748;真辩证,找?#30142;?#26426;,据此立法处方用药,当可取效。惜该中医虽是科班毕业,但在西医科室工作免不了受西医思路所左右,又泥于“现代中医”之“?#20260;?rdquo;,处方大黄牡丹汤服用10余日症不但不减,反而使脾虚之证加重,这种情况下又有医生建议患者?#36136;酰ㄖ找?#24739;者惧而未做)。临床观察:很多辨证为脾虚的患者做?#36136;酰?#20992;口是很难愈合的,余在临床已遇多例戒之,戒之。

  及至余处据中医之理法辩证为:脾虚湿困。药用?#26408;?#23376;汤加味,可其丈夫略知医并不相信此方能治其所谓的“阑尾炎”,于是只给其处方两剂药试服,其不料服药后竟诸症大减,而前疑亦尽失。综效不更方之训,按此思路又服药10余剂而病愈。且三年多来没有复发。

  例二是一失眠患者, 失眠一症,西医用安定类镇静药;中医用安神类中药,此其常?#30149;?#28982;证之临床,凡服用西药安定类镇静药治疗无效者,应用安神类中药治疗亦多无效,这例患者既是。o4 k

  该患者曾在药房工作过,粗知医药。因此,就诊处方一?#21271;?#30041;着。开始时自行服用安定类镇静药能够缓解,2~3个月后失眠加重,且服用安定等药亦乏效。观其在当地及省市医院就诊处方,所用西药皆是安定、多虑?#20581;?#35895;维素等;中药皆是琥珀、酸枣仁、朱砂之类。有一医中药处方中有20余味药,其中酸枣仁用至100g,琥珀、朱?#26696;?0g,柏子仁30g,?#20197;?#30561;前还要?#22836;?#35199;药多虑平2片,安定片2片,可谓集中西医安神、镇静之大全,亦是不能使入睡片刻。即使能小睡片刻,醒后也是痛苦异常。

  及至余处,据其脉证辨为:热重于湿?#19968;?#29157;伤阴、又有肝郁之象。于是处方用《温病条辨》三仁汤为基础加减,加黄芩、黄连以清热燥湿,加麦冬、芦根、白芍以清热滋阴,加生麦芽、枳壳以疏解肝郁、除胀满,方中茯苓、远志、半夏能祛除晨醒咳吐之痰涎。诸方药配伍,共同起到燥湿清热、滋阴化?#24608;?#30095;解肝郁之功效,方证对应,故在服药后失眠等症能很快次第解除。惟三诊时脉细濡,口干黏、苔浊腻不解,这亦证历代医家所论湿热为?#30142;?#32501;难愈之特点。故三诊时减去茯苓、枳壳、远志,加知母15g、藿香10g以加强清热化湿滋阴之力。终于使患者在三诊后诸症得除。?#20197;?#27835;疗过程中不但未再使用西药安定类镇静药,亦未使用中药安神类药,前二诊方中虽使用了远志一药,但主要是用其祛痰涎之功效。三诊时从方中去除后,并未影响全方主治失眠之功。这更进一步证明中医诊治疾病是辨证论治使然,若见病发药的“泥瓦匠式”医生不去辨证论治,见有?#20154;?#32773;,就用止咳类中药堆砌一方?#24739;?#26377;失眠者,就用安神类中药堆砌一方等等,患者是永远不可能痊愈的。

  把以上两例患者的治疗过程记于此,以体现中医治病之辩证思路与诸同道共勉之。

  最后提醒正在学习中医的同道们:在用中医诊治疾病时,心中一定要先忘记西医的思路、概念。应牢记:“有是证,用是药”,“观其脉证,知犯?#25991;媯?#38543;证治之。”之训。有时候甚至连中医的一些“?#20260;?rdquo;也不要拘泥。而是用传统经典中医(《黄帝内经》《伤寒论》等传承下来的固有中医理论)的那种思维,那种方法去辨病因、辨病位、辨病性,定病机。然后据此立法、处方、用药。此虽不能尽愈诸疾,庶几可见病知源,少犯错误。此乃余临证多年的?#29281;謾?#26395;牢记、领悟。临床常运用之自会得其妙?#30149;#?#20316;者单位:河北宁晋县李源草医堂)

本文关键信息:
相关内容
关于我们 | 免责声明 | 版权申明 | 隐私政策 | 推广服务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
中健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复制及建立镜像
e77乐彩注册登录 3d吧 天津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 麻将技巧秘籍 李逵劈鱼赢真钱手机版 江西时时彩开奖记录 2012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传奇打金手游能赚钱 股票交易手续费怎么算 大乐透胆拖奖金查询表 同乐彩游戏